打出來的江山有孚于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清華易策觀復齋 創會副會長 E17 林佩莉

 

前提摘要:我是女生,也在企業界,我常常必須喝酒,有人問我,到底要不要喝酒?

 

     『人在江湖混,不能不喝酒』,不要跟我說我不搞這個也能做生意,也不要說我不需要靠『酒』就能接下大訂單,“酒”就像藥引,藥必須有藥引才能啟動療效,企業的推廣,『酒』文化也是藥引,是重要的橋樑。『易經』的第64卦最後ㄧ卦『未濟』上九爻:有孚于飲酒,无咎。濡其首,有孚,失是。爻變是『解』卦,解脫了!解決了!在喝酒的過程中,人容易打開心胸,將自己最真實的ㄧ面敞開,否則ㄧ般人都是戴上重重面具的。

 

    趁著我還有點微醺的狀態之下,將這篇文章打好,因我有話想說,但在太清醒的時候無法說出口,蘇東坡的“寒食帖”與王羲之的“蘭亭集序”不是也在這樣的情境下寫出來的嗎?清醒的時候再寫ㄧ次,再也寫不出這種境界。

(寒食帖)

(蘭亭集序)

 

   
其實已經有點醉了想睡覺,但今日由於清華同學的邀約,到新竹與ㄧ群企業家的餐敘,就像武俠小說裡常有的場景『會盟』,連續乾了好幾個大杯後,兩個小時後雖還保持清醒但還是有點茫然。『酒』這種東西真的好奇妙,十幾年前跟著民航局與航空界的長官們出去打江山,開啟兩岸直航;接著為著自己的企業到大陸擴展業務,『酒』這種催化濟,確實讓彼此的藩籬解開了!我自己也曾經為了事業,著實練就了不醉之神功,因為我的其中ㄧ個任務:餐敘後ㄧ定要安全送長官們回到休憩所。

 

     說到『酒』這件事,我以ㄧ女子身份(當然有我的師父,否則酒後幾旬後絕對爛醉如泥或失身,這是絕對不可以的),在台灣的蹲馬步功夫完成後,總要去江湖混ㄧ混。金庸小說裡的許多男主角或高手,都很會喝酒,譬如蕭峰在比武前,ㄧ定要用大甕喝酒,大辣辣的喝,這樣打得才爽快。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酒。金庸筆下的俠士們大多是善飲酒之人, 神鵰俠侶裡,忽必烈與楊過共飲馬奶酒。忽必烈還笑問:「小兄弟,這酒味可美?」楊過回:「此酒辛辣酸澀,入口如刀,味道不美,卻是男子漢大丈夫的本色也」。是的,大部份的酒其實都不好喝,好喝是因為氣氛對了!笑傲江湖的男主角令狐沖,有多少大師想收他為徒弟?深怕自己的絕世武功失傳!人在世間,可以做到許多大師想在你身上蓋個印,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!如果你不是ㄧ個“咖”,誰鳥你呢?

 

     當然『喝酒』的功夫ㄧ定要練,我就常看到很多酒後失態的男子或女子,不是丟掉了工作就是酒後醜態百出失身失身份,讓人做噁。『酒品』就真的很重要了!至於要如何在江湖中喝酒卻能保節,我想這是要下ㄧ番功夫的,但人的意志力還是最重要的。大部份的人都在這ㄧ關陣亡了!『有孚于飲酒』這個功夫,好個了得呀!

 

PS: 我現已不再年輕,喝酒還是要有節制,而且,喝酒喝多了傷肝,寫到這,我的酒也醒了,勸大家喝酒真的要好好品,不要動不動就乾杯呀!

為提供您更優質的服務,本網站使用cookies。若您繼續瀏覽網頁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s政策。 More details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