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『春秋』的因緣

(清華易策觀復齋 創會副會長 E17 林佩莉)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筆記靈感來自於我的恩師劉君祖『春秋』課程

我不知台灣的未來到底還有多久?這個被政客弄到千瘡百孔的美麗寶島,讓我自己也不能不跟著說已成『鬼島』了!沒有建設與建樹,沒有主題,沒有方向,連企業本身都是矛盾的,我實在很不恥這些政客自以為是的感覺良好,不知這樣搞下去國之將亡嗎?

我在台灣整個經濟與政治的翻轉期,進入了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,ㄧ下子兩年過去了,說真的,若沒有這兩年的堅持,我想我的未來將是不可測的。在清華有ㄧ段特殊因緣,與科管院E19吳達人學長(創會社長)ㄧ起創立易策觀復齋,在創立這個社團之前,我們其實已孕釀了許久,論劍好幾回了!最後拍版定案是在台北24小時營業的敦南誠品酒窖(2017年07月27日晚上),我們在取名字時,列了ㄧ些名字,講到如何將易經用在策略上?所以就叫『易策齋』好了,「齋」也是清華的特色,達人學長說這名字好,但要內聖才能外王,因此就將達人的「觀復」書院兩個字ㄧ起,取名社團為『易策觀復齋』,就在那ㄧ當下,我們倆的紅酒杯突然「噹」ㄧ聲,這ㄧ聲,好清澈,餘音在空中迴盪,我們當下的震憾,眼神交匯,ㄧ陣清明與寧諡的氛圍,我們都認為,這是易祖宗給的祝福,因為我們當時的酒杯並沒有碰在ㄧ起,這聲音真的是從虛空中傳來~簡直是不可思議呀!



曾經跟隨劉君祖老師學易經15年,其中有ㄧ年半讀『春秋』,翻開我之前的筆記,也再次溫習並整理:

董仲舒註春秋繁露的「天人合一」說,在後世當然也引起一些爭議,有些人贊成,有些人執疑,然不管是持哪一派,我們就此看內文所書:

 《春秋》二百四十二年間,書災異一百數十事,涉及到日食、星孛、大雩、不雨、無冰、大雪雹、地震、山崩、大水、大旱、蝝生、螟、蝩、宮室災等諸多方面,連多麋、六鷁退飛、霜不殺草一類的小事也不放過。

 書『日食』三十六次,首見於隱公三年二月己巳;

書『螟』三次,首見於隱公五年九月;

書『大雩』十九次、書『蝩』十次,均首見於桓公五年秋,凡經所書災異事,公羊傳都是只在首見處出解,或曰:『何以書?記災也』,或曰:『何以書?記異也』。

劉老師將易經有提到災異或災眚的卦爻,整理出來解說,讓我們省掉許多功夫。繁露盟會要:『蓋聖人者,貴除天下之患,貴除天下之患,故春秋重而書天下之患遍矣,以為本於見天下之所以致患,其意欲以除天下之患。』

『復』卦上六:迷復,凶,有災眚。用行師,終有大敗,以其 國 君,凶﹔至於十年,不克征。象曰:迷復之凶,反君道也。走火入魔了,反君道,真可怕的爻!可見離『復』卦的天地之心太遠,脫離軌道了,是會遭致天災人禍的,正所謂禍福無門,唯人自招。

『無妄』卦六三:無妄之災,或繫之牛,行人之得,邑人之災。象曰:行人得牛,邑人災也。上九:無妄,行有眚,無攸利。象曰:無妄之行,窮之災也。

『大畜』卦初九:有厲利已。象曰:有厲利已,不犯災也。『大畜』卦,與『無妄』卦是「綜卦」,卦形上下相反,互相為用。「序卦傳」說:「有無妄,然後可畜,故受之以大畜。」不合時產生的災,如六月雪,不時就有災,心若沒用好,就有災眚了,完全在一念之間。

『訟』卦九二:不克訟,歸而逋,其邑人三百戶,無眚。象曰:不克訟,歸而逋也。自下訟上,患至掇也。爻變『否』卦,犯錯了,天地都變,比之非人,不利君子貞。

『黃帝陰符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發殺機,龍蛇起陸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發殺機,天地反覆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人合發,萬變定基。』

天發殺機,公道也;人發殺機,私情也。龍蛇感公道而震,私情吝亂天地而反覆。天人俱合於公道,則千變萬化,無不定矣。

『小過』卦上六:弗遇過之,飛鳥離之,凶,是謂災眚。象曰:弗遇過之,已亢也。這個就是天災人禍,好凶的爻!絕對逃不過天羅地網,飛到不該飛的地方去了。

『旅』卦初六:旅瑣瑣,斯其所取災。象曰:旅瑣瑣,志窮災也。森林火災象,山上有火,什麼都不留,鳥焚其巢。

『豐』與『旅』相綜,『豐』卦初九:遇其配主,雖旬無咎,往有尚。象曰:雖旬無咎,過旬災也。只要均衡發展沒問題,再豐都沒關係,但只要發展不均衡就垮了!

『遯』卦初六:遯尾,厲,勿用有攸往。象曰:遯尾之厲,不往何災也。小心沒有容身之地了!

『離』卦九四:突如其來如,焚如,死如,棄如。象曰:突如其來如,無所容也。這是十大凶爻之一,離卦的光明有這麼大的生死恐怖,可見文明的第一爻是必需戰戰兢兢的。【初九:履錯然,敬之無咎。象曰:履錯之敬,以辟咎也。】端正很重要,也就是菩薩畏因,一開始就要正。

『剝』卦六四:剝床以膚,凶。象曰:剝床以膚,切近災也。

 『需』卦九三:需於泥,致寇至。象曰:需於泥,災在外也。自我致寇,敬慎不敗也。

  • 以上這些卦爻辭的提醒,回歸『端正之心』才是王道。
  • 接下來~

鳳凰棲梧桐

《史記》:『鳳凰來朝,天下明德』。

《尚書‧益稷》:『簫韶九成,鳳凰來儀』。

《詩經‧大雅‧卷阿》:『鳳凰嗚矣,於彼高崗。梧桐生矣,於彼朝陽。菶菶萋萋、雝雝喈喈』。

《尚書堯典舜典》:鳳凰來儀

《文王》:鳳鳴於崎山百鳥朝鳳的故事

《風山『漸』卦的上爻》:鴻漸於陸,其羽可用為儀,吉。

「儀」的東西就很好看,是成雙成對的,很平衡很對稱,於是大家就見賢思齊,就像現在的儀隊,若一高一低就「不儀」了嘛!

 鳳凰棲什麼樹?古書上都有記載,鳳凰棲梧桐樹,所以劉老師說:不要乾等以為鳳凰會來,要種梧桐樹嘛!否則鳳凰怎麼會來呢?環境不理想,他也不棲的。

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,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,『姤』卦的省思:因緣不到,強求沒用的,要先有「五爻」前段的功夫:『以杞包瓜,含章』。唯有這樣的功夫,才有後面的『有隕自天』。所以要先有個環境,而那個環境是要先創造的。種什麼植物都有深謀遠慮的,這個思想很偉大的,成功不一定在我,不要有私心,就像春秋的「俟後聖」,大易的「既濟未濟」。

未有梧桐樹,焉招鳳凰來?

劉老師講這堂春秋真的有點難,尤其我悟性還不夠,所以聽的我的心情好沉好沉………

老子道德經第二十二章:是以聖人「抱一」為天下式。不得「一」就不行。劉老師用『咸』卦九四與『損』卦六三作比喻:澤山『咸』卦第四爻:貞吉悔亡,憧憧往來,朋從爾思。『咸』卦第四爻思維不正,想辦法調正,所以貞吉,悔亡。

《易》曰:憧憧往來,朋從爾思。

子曰:天下何思何慮?天下同歸而殊途,一致而百慮。

天下何思何慮?日往則月來,月往則日來,日月相推而明生焉。

殊途同歸還是希望通天下之志,尊重別人的發言權。

山澤『損』卦第三爻:三人行,則損一人﹔一人行,則得其友。

《易》曰:三人行則損一人,一人行則得其友。言致一也。

此一『咸』卦九四與『損』卦六三都是『人位』,都不正,而且這兩卦的關係上下卦的對掉、相錯的卦,六爻全變,三劃卦『兌』卦的爻,就是感情用事的爻,爻本身就不是很圓融的狀態,九四陽居陰位,六三陰居陽位,所以用「一」去統合「雜多」,言致一也,道家老子的重點就是得「一」。

孔子曾跟子貢與曾子講:吾道一以貫之,又提到「一」的問題。有其意必有其象,必有其氣數,山天『大畜』卦上九:何天之衢,亨。一個爻本身就亨通,融會貫通、觸類旁通了,一貫了,貫通了嘛!爻變地天『泰』卦,『大畜』卦的上爻,也就是『艮』卦的上爻,不就是「一」嗎?把那個突破就通了。大象曰:天在山中,大畜﹔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,以畜其德。

劉老師說講歷史、講經典,想辦法接著講,而不是照著講,能量更大點、更強點才能突破,學而時習之,心會神通最重要。

傳到孟子也講「一」,孟子見梁襄王。

 出語人曰:『望之不似人君,就之而不見所畏焉。』

卒然問曰:『天下惡乎定?』吾對曰:『定於一。』

『孰能一之?』

對曰:『不嗜殺人者能一之。』《註一》

『孰能與之?』

對曰:『天下莫不與也。王知夫苗乎?七八月之間旱,則苗槁矣,天油然作雲,沛然下雨,則苗浡然興之矣。其如是,孰能禦之!今夫天下之人牧,未有不嗜殺人者也。如有不嗜殺人者,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。試如是也,民歸之,由水之就下,沛然誰能禦之!』

大易春秋的心法:用九,見群龍無首,也跟「一」有關,易簡而天下之理得,千萬不要只當成數字的一,「一」也是一切的開始,高手都是能夠以簡御繁,化繁為簡的。

彖傳:意境特別高,是大象傳與小象傳之後寫的,乃最後集大成,是大象與小象做不到的,特別豐富,不僅說卦也說爻。

大哉乾元的「元」是隱藏在『元亨利貞』背後而更大的根源,所以叫萬物資始!所以不只是『元亨利貞』的元了。此元乃萬物資始,乃統天,連天都統了。裡面不講「一」了,講「元」了!彖傳的招牌菜都拿出來了,所以改一為元、變一為元,一切一定有本有源,否則現在不是這樣,『乾』卦已經夠大了,但有個東西生他出來,位階更高,那個東西叫『乾元』。

還有個東西在太極之先?

繫辭上傳第十一章:是故,易有太極,是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定吉凶,吉凶生大業。

《註一》此「一」乃一統的一,非統一的一。

『乾』卦的彖傳:大哉乾元,萬物資始,乃統天。雲行雨施,品物流形。大明終始,六位時成,時乘六龍以御天。乾道變化,各正性命,保合大和,乃利貞。首出庶物,萬國咸寧。

『坤』卦的彖傳:至哉坤元,萬物資生,乃順承天。坤厚載物,德合無疆。含弘光大,品物咸亨。牝馬地類,行地無疆,柔順利貞。君子攸行,先迷失道,後順得常。西南得朋,乃與類行﹔東北喪朋,乃終有慶。安貞之吉,應地無疆。

大哉乾元,至哉坤元,一個大,一個至,配合無間,一個統天,一個順承天,特性不同,所以有層次的,為何講乾元不講乾之元?乾元的元如影附形,元與乾無法分開,講乾之元就是分開了。乾元的元,坤元的元就是本體,是看不到的,然而透過「用」來感應他的體,但「體」與「用」是分不開的,是「一」的,如海是體,波浪是用,每一個波浪,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,離開波浪,沒有體可尋了!叫『體用合一』。

「一」當然好,化繁為簡,以簡御繁,「元」終而復始,生生不息。

易經六爻而上「始狀究始狀究」,既濟又未濟,剝極而復,完了又開始,都是「元」觀念的建立。

改一為元這個觀念怎麼講還是要靠自己去體會了!春秋乃編年體,誰誰誰一年,誰誰誰元年,孔子突破新建立乾元、坤元的元的思想境界,統一為元年,是有意義了!為何能俟後聖?因為天嘛!是生生不息,週而復始,而不是只是「一」。

春秋繁露的第十章『盟會要』,就是『比』卦。『師』『比』到『同人』『大有』,再到『謙』,比較進化了,『比』卦六個爻都在做外交,叫全民外交,『師』卦到上六就不打了,暫停了,但交朋友有停的嗎?外交的成本比戰爭的成本省太多了。

當時春秋記載二百四十二年中,弒君三十六,亡國五十二,幾乎是社會制度的大崩解,也無非是為執政者的保持戒備狀態提供了歷史鏡子。

繫辭傳講易經,就像春秋繁露講春秋。盟會要透過『比』卦來瞭解,春秋時諸侯會盟,灑血為盟,齊桓公稱霸約半世紀,換句話說,那時的人民比較舒服,較沒戰爭,灑血為盟就是『萃』卦的用大牲,維持國際秩序的必要手段 --- 盟會要。

『比』  全錯【錯卦】 → 『大有』

『師』  全錯【錯卦】 → 『同人』  才是究竟,海誓山盟不一定有用的!

  • 接下來~

春秋繁露正貫第十一,貫穿春秋,開宗明義:《春秋》,大義之本耶?六者之科,六者之指之謂也。也就是說明春秋是立萬世法。

春秋繁露正貫篇第二章:『知其行矣,而後能遂其形也。』孟子在盡心篇曰:『形色,天性也;惟聖人,然後可以踐形。』孟子的踐形,發揮的好就是小宇宙,不是外求的,自天祐之,吉無不利,人身難得,那個「形」沒那麼簡單。

春秋繁露正貫篇第二章:『知其聲矣,而後能扶其精也。』譬如『中孚』卦九二爻:『鳴鶴在陰,其子和之,我有好爵,吾與爾靡之。』就是好聽的聲音。上九:『翰音登於天,貞凶。』就是難聽的聲音。『謙』卦:鳴謙。彖曰:『謙亨,天道下濟而光明,地道卑而上行;天道虧盈而益謙,地道變盈而流謙;鬼神害盈而福謙,人道惡盈而好謙。謙尊而光,卑而不可踰,君子之終也。』天地人鬼神都共鳴合一了。

『豫』卦:鳴豫。有殺伐之意,利建侯行師。

這些都與聲音有關。每個人的聲音都不同,從聲音也可知其人、形。可以通於養生,可以通於治國。(陳水扁先生的聲音就是很可怕的撕破音)。

春秋繁露正貫篇第二章:『聲響盛化運於物,散入於理,德在天地,神明休集,並行而不竭,盈於四海而頌聲詠。』劉老師補充說:『並行而不竭』如周恩來就同時可以做很多事,每件事都做很好,可以一邊批公文一邊聽國家政策報告,還可以同時……..一心好幾用;周伯通可以左手右手一起玩,一心二用;真可謂『時乘六龍以御天』;『遊刃有餘』。

【小插曲】

楞嚴經裡有提到幾十種魔:

色陰十魔

受陰十魔

想陰十魔

行陰十魔

識陰十魔

每一種魔都很有媚力呢!

找出自己有什麼魔?

楞嚴經講授因緣為佛陀因阿難受摩豋伽女的色誘開始,再問阿難心在哪?是非常精采的一部經典,由色入空,一般修行人要信解行證,從聞思修開始,而且要攝受廣,有人問:六祖惠能不識一字,為何能成道呢?劉老師說:你又不是六祖惠能,千億之人,只有一個。就像大陸蔣慶的春秋解詁系列,劉老師讀了後讚嘆之,因為自古春秋很難靠自修懂得,佛教有顯密之分,而儒家的密宗就是『春秋』了,當時用口傳,所以躲過了秦王政的焚書坑儒,到了東漢才慢慢的再結集,而在荒山大澤中,居然有人自修春秋而得其成果,這就像千億人才有一個慧能一樣。

董仲舒春秋繁露「重政」第十三里的第三章開首一句就是:『人始生有大命,是其體也。有變命存其間者,其政也。』大命就是天命,也就是基本盤,所以從基本盤講起。風山『漸』卦,雁行團隊,超越時空的大團隊,慢慢推進,走完也可以幾千年,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。

『漸』卦六四:鴻漸於木,或得其桷,無咎。很發人深省,巽為風也為木,山上有風,山上有木,雖站在高處,還有風吹,然因為選的地方還不錯,所以站得穩,『漸』卦與『歸妹』卦的結合叫不可分割,就像故事中的獨眼與跛腳不能分割,要互相幫忙,公主與奴婢也不能分割,要嫁一起嫁,雁群團隊,也不能過河拆橋,想辦法帶著蹼,找個可以棲身的方木頭,棲在穩定的地方,因為山上還有風呢!因為蹼是不能砍的,寧可不實現,也不能降格。所以四爻那個平台也找到了,風也就吹不下來。

『漸』卦與『歸妹』卦相綜又相錯,雷澤『歸妹』九四:歸妹愆期,遲歸有時。不可遷就,一定要等到時機成熟,一時嫁不出去沒關係,不要委屈自己,只是延遲了!【易經經文唯一講的「時」字,其他都在傳文裡】遲歸有時,俟後聖啊!遲歸要有耐心,因為產品好,只是暫時時位不對,所以等。也許等個幾百年,幾千年,俟後聖。水天『需』卦:有孚,光亨,貞吉。利涉大川。九五:需於酒食,貞吉。也叫我們等,上六:有不速之客三人來。三人就是群,雁群的群。『歸妹』九四小象傳:愆期之志,有待而行也。最後有終,爻變為『臨』卦,海闊天空,自由的『臨』卦了!六三:歸妹以須,反歸以娣。六三一等是一場空,因為本身就有問題,九四沒問題,等多久都沒關係,風山『漸』九四是一群雁,不是一隻雁,是個團隊,不可分割的團隊,而且還熬得住狂風,理想也不能打折扣,而且要『或躍在淵』,有些「志」也許不會在自己手上完成,在別人手上完成也可以啊!

劉老師還說:美利堅的影響力還是無所不在的,台灣就像『漸』卦那個平台,有狂風吹,台灣的風還不打一處來,至少有三處,一處北京吹,一處華盛頓吹,還有一處是東京吹,整個國際的大戰略,我們也是雁群的一份子,台灣的多彩多姿就在這裡。

搞政治權謀搞不如人嘛!不如回歸自己的本質,本色,把本質做好就好,不要玩自己玩不來的,避開自己的所短,發揮自己的所長。我們還是來種梧桐樹吧!繼續專注的種梧桐樹………

  • 尾聲

登到孤峰絕頂,只是得「一」了,還沒有「奉元」(毓老師的書院為『奉元書院』),列ㄧ下上卦為「山」的卦:

山風『蠱』上九: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。

山水『蒙』上九:擊蒙,不利為寇,利禦寇。

山火『賁』上九:白賁,無咎。

山澤『損』上九:弗損益之,無咎,貞吉,利有攸往,得臣無家。

山地『剝』上九:碩果不食,君子得輿,小人剝廬。

兼山『艮』上九:敦艮,吉。

山天『大畜』上九:何天之衢,亨。

山雷『頤』上九:由頤,厲吉,利涉大川。

『艮』就是陽爻那一豎,得「一」真的能解決嗎?所以繫之「元」,不管你在深山修,道場修或紅塵修,萬緣放下又怎樣?劉老師說個順口溜,挺有深意的:

『紅塵浪裡就是孤峰頂上;孤峰頂上就是紅塵浪裡。

煩惱即菩堤;菩堤即煩腦;離開煩惱就沒有菩堤。

此岸就是彼岸;彼岸就是此岸。

既濟就是未濟;未濟就是既濟。』

所以深山海底行,既然要研究,就修到徹底吧!

『春秋』至「西狩獲麟」而絕筆。

  • 1.png7.png8.png4.png3.png4.png1.png
  • 今天到訪人數 : 113
為提供您更優質的服務,本網站使用cookies。若您繼續瀏覽網頁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s政策。 More details…